携手民航客票同发展——中国航信创新推动客票变革

时间:2019-10-10 来源:www.0419fc.com

  中国民航3天前我要分享如今,乘坐飞机已成为人们寻常的出行方式。想要“说走就走”,打个电话或者上网预订,机票马上就到手。曾几何时,购买机票十分复杂。上个世纪,买机票需要持单位介绍信和本人工作证到指定地点排队购买,拿到的是手写的纸质票。改革开放以来,民航客票经历了从手工出票到自动出票,再到电子客票的深刻变化,由此也带来航空销售模式、管理模式以及旅客出行方式的诸多改变。在这一系列变化的背后,是中国民航信息网络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航信”)40年来的默默付出与辛勤耕耘。从手工出票到自动出票20世纪80年代以前,我国民航主要采用手工方式售票,客票均为纸质,需要售票员手工填写姓名、航程等信息。伴随着计算机技术在国外民航领域的应用,以及国内旅客量的快速增长,手工出票方式已经远远不能满足市场需求。1986年7月,中国民航引进的计算机旅客服务系统国内航班订座业务首先在广州投入使用,随后陆续发展到其他城市,实现了航班管理和客票查询自动化。上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为支持民航改革与发展,中国航信对旅客服务系统进行了创新性的升级改造,从支持单一主体使用升级成支持多家航空公司并用,民航客票也由原来的单一客票发展到各航空公司拥有自己的客票。1992年3月,民航计算机自动出票系统正式启用,实现了订座、出票操作一次性完成,使得民航销售系统向现代化、规范化方向又迈进了一步,提高了工作效率,改善了服务质量,并为票证管理、财务结算的自动化打下了基础。1995年底,中国航信新建代理人计算机分销系统投入使用,机票代理可以通过机票分销系统销售各航空公司的客票。但由于受当时的管理模式所限,使客票的销售、财务结算以及各航空公司间客票签转都极为不便。为解决以上问题,1999年~2000年,中国航信进行了大规模的技术开发和客户培训工作,并充分利用其在各地分支机构的优势,完成标准化、统一化的中性客票在全国机票代理的推广应用。至此,民航客票结束了手工处理的历史,走向高效、规范的自动化发展轨道,满足了我国民航快速增长的旅客出行需要。在这一时期,通过技术引进、消化与吸收,中国航信培养了一支熟悉计算机功能模块、源代码设计开发和测试维护的技术骨干队伍,不断根据中国民航自身的特点和要求,对应用软件、系统软件做了许多改善性能的修改和开发,同时,经过多年的积累和不断发展,一支年轻的、高素质、敢打硬仗的技术队伍在实践中快速成长起来。从纸质客票到电子客票自1994年第一张电子客票在美国诞生以来,电子客票便较快地在欧美地区得到推广,此时我国民航业仍处于纸质客票时代。2002年,中国民航总局开始制定中国民航电子客票标准,由中国航信承担具体起草工作,该标准于2003年正式颁布,引领我国民航信息化发展走向标准化和规范化。当时,电子客票在国内还是新生事物,推广电子客票需要面临来自多方面的压力。早在2001年10月,中国航信与深航合作,投产了自主研发的电子客票系统,首先实现了团体票的电子化,市场反映良好。随后,2003年7月,中国航信与国航联手,正式开启了电子客票的规模化投产,南航、东航等也相继与中国航信合作,电子客票建设的大好局面从此全面打开。在此过程中,中国航信与国内各大航空公司、机场合作开展了大量工作。在各方的通力支持下,电子客票得到顺利推广应用。至2008年,中国民航在起步晚的情况下,后来居上,在世界上率先实现了100%的电子客票。

  

  △第一张国航电子客票的报销凭证中国航信自主研发的电子客票系统,完全符合IATA(国际航协)电子客票标准及中国民航行业标准,是针对民航客票业务流程的信息化整体解决方案。该系统不仅能够完全实现传统纸票的所有功能,而且在订票、离港、结算等方面具有全面、安全、快捷的特点,为民航从工业化到信息化转变提供了必要的技术支持。2006年,因为电子客票以及其他简化出行产品的推广应用,中国航信荣获了国际航协颁发的“简化商务战略合作伙伴全球杰出贡献”奖。电子客票不仅是简化商务的“重中之重”,在节约社会资源和环境资源方面也功不可没。因为纸质客票采用的是热敏纸,加上流程内耗费的各种费用,一张纸票的综合成本在20元以上。2018年,中国民航旅客运输量达6.15亿人次。这样算下来,电子客票的使用节约人民币近123亿元。除了电子客票外,与旅客紧密相关的附加服务也很快实现了电子化管理,这些附加服务包括优选座位、行李(现场行李和预付费行李)、升舱、同舱位改期、无成人陪伴儿童服务等。这种电子化管理基于中国航信2009年开始研发的电子杂费单(EMD)平台。目前,EMD通过为旅客提供差异化服务,以及为航空公司带来巨大收益,受到了市场普遍欢迎。从电子客票到无票旅行无论是手工出票、自动出票还是电子客票,除了票面形式和出票方式的不同外,内容基本相同,即主要包含旅客信息以及行程信息等,客票分销与结算主要通过航空旅游分销渠道得以实现。未来,伴随着数字化浪潮的到来,以及为满足航空公司零售转型的需要,民航客票将在客票形式、客票内容以及分销渠道等方面突破现有模式。ONE Order(全单)是未来客票的一种存在形式。其将使用“网络时代”订单记录,简化航空公司预订和核算系统。在内容上,它不仅包含旅客信息与行程信息,还包含与行程相关的其他预订信息。这种形式旨在用统一订单取代旅客姓名记录(PNR)、电子客票(ETKT)和电子杂费单(EMD)这三个基本元素,并将这些内容整合成以客户为中心的单一零售订单。所有涉及差旅和订单履行的实体,无论是客户还是第三方服务提供商,都可以通过查询该单一记录,了解既定行程的信息,并进行必要更新。这种客票形式简化了零售、交付和核算,将进一步增加销售量,有助于增加收入、节约商业系统成本,并大大提高服务客户的能力,使航空公司得以改善客户体验。2015年,中国航信与国际航协签署战略合作备忘录,在简化商务全单项目上展开合作,推动全单标准在中国的制定和实施。2016年,中国航信收购爱尔兰旅游科技公司Open Jaw,该公司是国际航线全单战略的3级认证伙伴,这为中国航信推动客票在网络时代的革新发展提供了更大支持。中国航信是中国民航信息化建设的主力军。在民航局、国际航协以及广大航企的指导、支持和参与下,共同见证了民航客票从纸质化到自动化再到电子化和开放化的全过程。中国航信深耕民航,创新发展,积累了丰富的信息化建设经验,建立了一支高素质的员工队伍,拥有扎实的技术实力。在快速发展的互联网时代,中国航信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不断探索信息技术的发展与应用,努力提高信息化服务水平,推动中国民航由民航大国向民航强国迈进。编辑:陆二佳 审核:吴丹收藏举报投诉

  如今,乘坐飞机已成为人们寻常的出行方式。想要“说走就走”,打个电话或者上网预订,机票马上就到手。曾几何时,购买机票十分复杂。上个世纪,买机票需要持单位介绍信和本人工作证到指定地点排队购买,拿到的是手写的纸质票。改革开放以来,民航客票经历了从手工出票到自动出票,再到电子客票的深刻变化,由此也带来航空销售模式、管理模式以及旅客出行方式的诸多改变。在这一系列变化的背后,是中国民航信息网络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航信”)40年来的默默付出与辛勤耕耘。从手工出票到自动出票20世纪80年代以前,我国民航主要采用手工方式售票,客票均为纸质,需要售票员手工填写姓名、航程等信息。伴随着计算机技术在国外民航领域的应用,以及国内旅客量的快速增长,手工出票方式已经远远不能满足市场需求。1986年7月,中国民航引进的计算机旅客服务系统国内航班订座业务首先在广州投入使用,随后陆续发展到其他城市,实现了航班管理和客票查询自动化。上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为支持民航改革与发展,中国航信对旅客服务系统进行了创新性的升级改造,从支持单一主体使用升级成支持多家航空公司并用,民航客票也由原来的单一客票发展到各航空公司拥有自己的客票。1992年3月,民航计算机自动出票系统正式启用,实现了订座、出票操作一次性完成,使得民航销售系统向现代化、规范化方向又迈进了一步,提高了工作效率,改善了服务质量,并为票证管理、财务结算的自动化打下了基础。1995年底,中国航信新建代理人计算机分销系统投入使用,机票代理可以通过机票分销系统销售各航空公司的客票。但由于受当时的管理模式所限,使客票的销售、财务结算以及各航空公司间客票签转都极为不便。为解决以上问题,1999年~2000年,中国航信进行了大规模的技术开发和客户培训工作,并充分利用其在各地分支机构的优势,完成标准化、统一化的中性客票在全国机票代理的推广应用。至此,民航客票结束了手工处理的历史,走向高效、规范的自动化发展轨道,满足了我国民航快速增长的旅客出行需要。在这一时期,通过技术引进、消化与吸收,中国航信培养了一支熟悉计算机功能模块、源代码设计开发和测试维护的技术骨干队伍,不断根据中国民航自身的特点和要求,对应用软件、系统软件做了许多改善性能的修改和开发,同时,经过多年的积累和不断发展,一支年轻的、高素质、敢打硬仗的技术队伍在实践中快速成长起来。从纸质客票到电子客票自1994年第一张电子客票在美国诞生以来,电子客票便较快地在欧美地区得到推广,此时我国民航业仍处于纸质客票时代。2002年,中国民航总局开始制定中国民航电子客票标准,由中国航信承担具体起草工作,该标准于2003年正式颁布,引领我国民航信息化发展走向标准化和规范化。当时,电子客票在国内还是新生事物,推广电子客票需要面临来自多方面的压力。早在2001年10月,中国航信与深航合作,投产了自主研发的电子客票系统,首先实现了团体票的电子化,市场反映良好。随后,2003年7月,中国航信与国航联手,正式开启了电子客票的规模化投产,南航、东航等也相继与中国航信合作,电子客票建设的大好局面从此全面打开。在此过程中,中国航信与国内各大航空公司、机场合作开展了大量工作。在各方的通力支持下,电子客票得到顺利推广应用。至2008年,中国民航在起步晚的情况下,后来居上,在世界上率先实现了100%的电子客票。

  

  △第一张国航电子客票的报销凭证中国航信自主研发的电子客票系统,完全符合IATA(国际航协)电子客票标准及中国民航行业标准,是针对民航客票业务流程的信息化整体解决方案。该系统不仅能够完全实现传统纸票的所有功能,而且在订票、离港、结算等方面具有全面、安全、快捷的特点,为民航从工业化到信息化转变提供了必要的技术支持。2006年,因为电子客票以及其他简化出行产品的推广应用,中国航信荣获了国际航协颁发的“简化商务战略合作伙伴全球杰出贡献”奖。电子客票不仅是简化商务的“重中之重”,在节约社会资源和环境资源方面也功不可没。因为纸质客票采用的是热敏纸,加上流程内耗费的各种费用,一张纸票的综合成本在20元以上。2018年,中国民航旅客运输量达6.15亿人次。这样算下来,电子客票的使用节约人民币近123亿元。除了电子客票外,与旅客紧密相关的附加服务也很快实现了电子化管理,这些附加服务包括优选座位、行李(现场行李和预付费行李)、升舱、同舱位改期、无成人陪伴儿童服务等。这种电子化管理基于中国航信2009年开始研发的电子杂费单(EMD)平台。目前,EMD通过为旅客提供差异化服务,以及为航空公司带来巨大收益,受到了市场普遍欢迎。从电子客票到无票旅行无论是手工出票、自动出票还是电子客票,除了票面形式和出票方式的不同外,内容基本相同,即主要包含旅客信息以及行程信息等,客票分销与结算主要通过航空旅游分销渠道得以实现。未来,伴随着数字化浪潮的到来,以及为满足航空公司零售转型的需要,民航客票将在客票形式、客票内容以及分销渠道等方面突破现有模式。ONE Order(全单)是未来客票的一种存在形式。其将使用“网络时代”订单记录,简化航空公司预订和核算系统。在内容上,它不仅包含旅客信息与行程信息,还包含与行程相关的其他预订信息。这种形式旨在用统一订单取代旅客姓名记录(PNR)、电子客票(ETKT)和电子杂费单(EMD)这三个基本元素,并将这些内容整合成以客户为中心的单一零售订单。所有涉及差旅和订单履行的实体,无论是客户还是第三方服务提供商,都可以通过查询该单一记录,了解既定行程的信息,并进行必要更新。这种客票形式简化了零售、交付和核算,将进一步增加销售量,有助于增加收入、节约商业系统成本,并大大提高服务客户的能力,使航空公司得以改善客户体验。2015年,中国航信与国际航协签署战略合作备忘录,在简化商务全单项目上展开合作,推动全单标准在中国的制定和实施。2016年,中国航信收购爱尔兰旅游科技公司Open Jaw,该公司是国际航线全单战略的3级认证伙伴,这为中国航信推动客票在网络时代的革新发展提供了更大支持。中国航信是中国民航信息化建设的主力军。在民航局、国际航协以及广大航企的指导、支持和参与下,共同见证了民航客票从纸质化到自动化再到电子化和开放化的全过程。中国航信深耕民航,创新发展,积累了丰富的信息化建设经验,建立了一支高素质的员工队伍,拥有扎实的技术实力。在快速发展的互联网时代,中国航信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不断探索信息技术的发展与应用,努力提高信息化服务水平,推动中国民航由民航大国向民航强国迈进。编辑:陆二佳 审核:吴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