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团”常驻医院 用音乐安抚患者

时间:2019-09-11 来源:www.0419fc.com

“乐团”住院医院为患者安慰音乐

北京朝阳医院音乐志愿者团队成立5年,现已扩展至36人;为患者和志愿者带来快乐也很开心

8月16日,朝阳医院的志愿者王先生正在弹钢琴,有的人停下来听。

8月16日,朝阳医院志愿者王先生正在弹钢琴。

音乐是一种独特的语言,可以触动人们的情感,带来温柔的舒适感。

在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门诊部,患者在访问期间经常会听到大厅里的优美音乐,有时还会有轻钢琴音乐,有时还会听到悠扬的小提琴声。

2014年,朝阳医院试图成立音乐志愿者团队。在过去的五年中,该团队已发展到36人。几乎每天都有志愿者来医院玩耍,其中包括退休老人,青年学生,游泳教练和专业音乐家。

对他们来说,幸福是双向的:他们的表现为患者带来乐趣,患者的倾听和回应也让他们感到快乐。

来自远方的志愿者

8月16日早晨,在北京朝阳医院一楼大厅听到了贝多芬的《G大调小步舞曲》。对于经常来医院的患者,突然听到音乐的情况并不少见。

在大厅的中间,一个黑色的钢琴放在一个小舞台上,身体光滑,抛光。几乎每天,志愿者都来拿起防尘布,拿起钢琴罩,戴上钢琴,钢琴的声音响起。

志愿者来自北京各地。

正在舞台上演出的志愿者老王,住在距离20多公里的海淀区清河。一大早,他拿着钢琴谱,坐在朝阳医院一个多小时。在10号线,胡家楼地铁站出来了,又走了十分钟。我以为我可以弹钢琴。这个距离离他的眼睛不远。

老王今年68岁,退休已有一段时间了。在他年轻的时候,法老特别喜欢音乐。但是,由于工作繁忙,他没有时间练习。退休后,他“飞了”自己,踏上了学习钢琴的道路。早些时候,法老在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担任钢琴志愿者。后来,肿瘤医院进行了翻新和改装,不再适合表演。据了解,朝阳医院也有自己的音乐团队,老王也来报名参加。

今年7月,他通过了朝阳医院的检查。 8月16日,他在医院首次正式演出。除了《G大调小步舞曲》和《少女的祈祷》《黄水谣》《水草舞》之外,他选择了最熟悉的歌曲。 “这些都是适合普通大众的舒缓歌曲。”

随着表现的进展,患者和患者的家人被吸引到舞台周围。有人举起电话,拍了一段关于医院表演的视频。几位正在检查报告的病人坐在侧面的木椅上,享受放松的那一刻。

时针指向中午12点,法老按下最后一把钥匙准备回家。

这时,一位坐在家里听病人的家人说,他的老人经常来朝阳医院看病,特别是像志愿者一样打歌,但不知道对方是谁是。她这次来到这里,想了解志愿者以及他们是否有固定的上场时间。法老开了微信小组,开始帮助她找到志愿者的信息。

“这也是一位曾在肿瘤医院打过球的退休老人。”法老说,但志愿者没有固定,可以看到命运。

给患者带来快乐

“最早正式招聘的钢琴志愿者于2014年7月开始。多年来,该团队一直在发展壮大,现在有36名成员。”朝阳医院团委书记梁冠南表示,北京医院管理局(现北京医院管理中心)在市立医院开展了志愿服务项目。朝阳医院借此机会利用门诊大厅开展音乐志愿者项目。

“我们的初衷是减轻患者寻求医疗和等待音乐的心理压力。”梁冠南说,来到医院的病人患病,经常心情不好,他们在排队过程中感到焦虑。音乐是世界上的一种通用语言,它可以直接带来感官冲击,并具有一定的舒缓效果。

起初,医院从内部挖掘其潜力。第一批加入的是医院里基本上才华横溢的医务人员。随着音乐播放变得正常,越来越多的社会力量被整合在一起。一些听病治疗的患者,一些艺术院校的大学生,一些体育教练,钢琴教师,甚至是专业音乐表演者都会演奏钢琴,小提琴,单簧管等乐器。这些自发的社会力量在成立半年后,取代了原来的医务人员,成为志愿者队伍的主力军。

在过去的五年中,有许多动态图片。

有时候,当孩子们不愿意去看医生时,志愿者会带糖果,让孩子们一边听音乐一边吃糖果,以减轻他们的情绪;有时,当他们遇到也可以弹钢琴的病人时,他们会走上舞台,用四个手指与志愿者一起玩耍;有些孩子被钢琴声音的音乐和舞蹈所感动.

“音乐的吸引力非常大。在这样一个场景中,无论是玩家还是听众,都会触动心灵。”梁冠南说。多年来,他们也一直在努力创新。今年春节期间,朝阳医院在门诊大楼举行了新年音乐会。许多患者聚集在一起观看和鼓掌。他们还在考虑在2020年春节期间继续举办音乐会,为患者带来一些快乐。

门诊大厅符合声音

志愿者和患者之间发生的“奇妙命运”不止一个。

54岁的杨雪松是一名游泳教练。 2016年初,她加入了朝阳医院的音乐志愿者团队,现在是“老人”。三年多来,她每周都要玩一次,在此期间,有许多事情让她感动。

有一次,杨雪松在医院里做了一件纯粹的经典作品。这些歌并不是特别受欢迎,普通人也不太了解。在歌曲结束时,坐在他旁边的病人听了她的话,让她再次上场。 “我20年前听到的这首歌是李斯特,尤其喜欢它。”杨雪松很惊讶并再次为他效力。

两个人见面后,有一些简单的沟通。这名患者是一名60岁患有尿毒症并住院四楼的患者。他的情绪很低,他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他喜欢音乐。很多时候,杨雪松在舞台上弹钢琴。他默默地倾听,不说话。这种安静的关系让杨雪松感受到了同伴的感动。

另一次,杨雪松演奏了《圣母颂》,改编自巴赫的一首音乐。它可以播放,拉动或演唱。在她演奏的过程中,他旁边的一位老人和钢琴的声音一起唱歌。这种美妙的默契使她非常感动。

志愿者对于播放什么类型的歌曲有自己的考虑。

法老喜欢演奏舒缓柔和的音乐,希望能在绥靖中发挥作用;杨雪松认为,移情本身就是一种治疗方法,所以除了舒缓的音乐外,偶尔还会播放一段悲伤的音乐来帮助患者爆发情绪。但共识是,他们都避免嘈杂的嘈杂音乐。

通过音乐,患者和志愿者建立了无形的联系。志愿者也很高兴有机会与他人分享和共鸣。

“我喜欢音乐,我希望将这种感觉转达给更多人。”杨雪松说。免费玩的志愿者是一种善意的表达,但与此同时,他们获得了很多。这不是单方面的努力。

老王也表达了同样的感受:“我喜欢这样的环境。有些人来医院看医生。他们心情很重。他们可以来放松,放松。很好。他们在家里玩耍没有观众。有人在这里听,有更多的乐趣。

新京报记者戴璇此版摄影/新京报记者王建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