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造“红色恐慌”只会加速美国霸权的衰落

时间:2019-09-06 来源:www.0419fc.com

原来明天,我会在14小时前分享它

文/沉毅

所谓的“红色恐慌”正在粉碎华盛顿。《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题为“反华情绪的蔓延,对华盛顿的新一轮红色恐慌袭击”的文章,描述了冷战狂人班农的所谓“当前威胁委员会”,他被踢出白人众议院,聚集了大众。通过制造恐慌来影响甚至劫持美国战略和中国实施的各种细节。这可能是一个非常历史性的场景。几年后,人们会记得,面对过去100年的重大变化,他们已经向前或向后发展,并且有两种不同的选择:中国站在历史的右侧,选择了勇往直前;留在冷战时代的“活化石”中,试图以落后的方式保留和挽救他们的美国霸权。

美国一直宣称自己是开放,多元化和宽容的象征,但现在,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一些具有仇外心理和边缘元素标签的野蛮冷战“旧”被操纵对抗中国。仇恨和恐惧开始在华盛顿的决策圈中出售一个与这个时代不相符的计划和美国的核心利益:与中国发动战争。这很讽刺。早在1984年,在里根政府期间,美国学者就自由地从自由制度的角度出版了一本名为《霸权之后》的专着,客观地讨论了在美国不再是霸权国之后国际体系如何发挥作用。美国如何通过设计系统继续维护自己的利益。然而,经过30多年,当美国真正面对权力更加平衡的世界时,霸权之后的场景隐藏在遥远的地平线上,人们看到了不同的美国:没有理论上的解决方案。平静而平静,只有恐慌和充满恐惧。

如前所述,目前正在华盛顿特区酝酿的所谓“红色恐慌”的核心是制造,扩大和刺激所谓的“红色恐慌”。能够进入房间的根本原因是美国面临的尴尬局面:美国的衰落是一种不可忽视的历史趋势,主要取决于美国本身的政治和经济结构。但是,美国没有勇气面对这一现实。我不愿意做出正确的决定,而是在寻找世界上最后一丝运气,以扭转历史进步的轮子并回归过去。就像担心死亡的古代君主一样,对于一线希望,我宁愿相信江湖术士吹嘘“长寿药”;从一方面来看,流行的美国戏剧《权力的游戏》中描述的“疯狂之王”可以用作近似值。心理学参考:由恐惧主导的决策者有很大的可能性采取各种风险举措和追求注定要失败的目标。

道路不断回归过去,而不是勇敢地向前迈进。如果这种情况没有尽快发生重大变化,未来的历史将留下一个记录,即通过创造和煽动恐慌所做出的选择不仅没有挽救美国的霸权,反而加速了它的衰落。

应该指出的是,至少有一点,疯狂的农民非常清楚,也就是说,美国如何处理与中国的关系是这个时代的决定性事件。但不幸的是,美国的一些人正试图在错误的认知框架的控制下做出错误的选择。他们不愿意接管中国发出的诚意,善意和建设性的橄榄枝,走向彼此,共同进步。

对中国来说,不可能通过牺牲自己的核心利益和重大利益来消除美国的虚幻恐慌。我只能希望那些真正意义上的美国人能够尽快做出正确的选择。这意味着避免使用中国的指责来取代美国本身应该做出的改变,这意味着美国本身的创新和调整。这种变化,为了最终避免美国的核心利益,以及中美关系,世界稳定等,为煽动和凭空创造的这种“恐慌”付出了过高的代价。

中国的选择也非常明确,那就是勇敢地面对一百年来没有发生过的巨大变化,勇敢地沿着所选择的正确道路和方向前进。我们将以勇气和智慧,实现自身与世界的共同发展,为建设更美好的新世界贡献自己的力量。

(作者是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助理兼副教授)

本文为第一作者的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集报告投诉

文/沉毅

所谓的“红色恐慌”正在粉碎华盛顿。《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题为“反华情绪的蔓延,对华盛顿的新一轮红色恐慌袭击”的文章,描述了冷战狂人班农的所谓“当前威胁委员会”,他被踢出白人众议院,聚集了大众。通过制造恐慌来影响甚至劫持美国战略和中国实施的各种细节。这可能是一个非常历史性的场景。几年后,人们会记得,面对过去100年的重大变化,他们已经向前或向后发展,并且有两种不同的选择:中国站在历史的右侧,选择了勇往直前;留在冷战时代的“活化石”中,试图以落后的方式保留和挽救他们的美国霸权。

美国一直宣称自己是开放,多元化和宽容的象征,但现在,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一些具有仇外心理和边缘元素标签的野蛮冷战“旧”被操纵对抗中国。仇恨和恐惧开始在华盛顿的决策圈中出售一个与这个时代不相符的计划和美国的核心利益:与中国发动战争。这很讽刺。早在1984年,在里根政府期间,美国学者就自由地从自由制度的角度出版了一本名为《霸权之后》的专着,客观地讨论了在美国不再是霸权国之后国际体系如何发挥作用。美国如何通过设计系统继续维护自己的利益。然而,经过30多年,当美国真正面对权力更加平衡的世界时,霸权之后的场景隐藏在遥远的地平线上,人们看到了不同的美国:没有理论上的解决方案。平静而平静,只有恐慌和充满恐惧。

如前所述,目前正在华盛顿特区酝酿的所谓“红色恐慌”的核心是制造,扩大和刺激所谓的“红色恐慌”。能够进入房间的根本原因是美国面临的尴尬局面:美国的衰落是一种不可忽视的历史趋势,主要取决于美国本身的政治和经济结构。但是,美国没有勇气面对这一现实。我不愿意做出正确的决定,而是在寻找世界上最后一丝运气,以扭转历史进步的轮子并回归过去。就像担心死亡的古代君主一样,对于一线希望,我宁愿相信江湖术士吹嘘“长寿药”;从一方面来看,流行的美国戏剧《权力的游戏》中描述的“疯狂之王”可以用作近似值。心理学参考:由恐惧主导的决策者有很大的可能性采取各种风险举措和追求注定要失败的目标。

道路不断回归过去,而不是勇敢地向前迈进。如果这种情况没有尽快发生重大变化,未来的历史将留下一个记录,即通过创造和煽动恐慌所做出的选择不仅没有挽救美国的霸权,反而加速了它的衰落。

应该指出的是,至少有一点,疯狂的农民非常清楚,也就是说,美国如何处理与中国的关系是这个时代的决定性事件。但不幸的是,美国的一些人正试图在错误的认知框架的控制下做出错误的选择。他们不愿意接管中国发出的诚意,善意和建设性的橄榄枝,走向彼此,共同进步。

对中国来说,不可能通过牺牲自己的核心利益和重大利益来消除美国的虚幻恐慌。我只能希望那些真正意义上的美国人能够尽快做出正确的选择。这意味着避免使用中国的指责来取代美国本身应该做出的改变,这意味着美国本身的创新和调整。这种变化,为了最终避免美国的核心利益,以及中美关系,世界稳定等,为煽动和凭空创造的这种“恐慌”付出了过高的代价。

中国的选择也非常明确,那就是勇敢地面对一百年来没有发生过的巨大变化,勇敢地沿着所选择的正确道路和方向前进。我们将以勇气和智慧,实现自身与世界的共同发展,为建设更美好的新世界贡献自己的力量。

(作者是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助理兼副教授)

本文为第一作者的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http://www.whgcjx.com/bdsndMO2/EE6